被“零净损失”遮蔽的湿地之殇

作者: 中山科学馆 分类: 科技 发布时间: 2019-08-31 17:41


 
被“零净损失”遮蔽的湿地之殇  
 

从2000年到2015年间,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主任欧阳志云团队用数据描绘了一幅“中国湿地消长图”。在2000年之前的数十年间,中国的湿地曾经历了一段快速的萎缩期。自2000年起,得益于一系列保护政策,我国湿地总面积开始缓慢增加。

但科学家们发出了警告,千万不要陶醉于这种数字上的“反亏为盈”,我们的湿地可能正在遭受一场隐形的浩劫。近日,这项成果发表在了《当代生物学》上。

“零净损失”——看起来很美

“人类集体依赖着的地球生物圈,正在所有空间尺度上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变化。” 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IPBES)于2019年发布的“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全球评估报告”中如此写道。而众多生灵的温柔摇篮——湿地,是受威胁最严重的生态系统之一。自1970年以来,全球有35%的湿地已经消失。

很难说人类不重视湿地保护。毕竟在联合国提出的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中,230项具体指标里的75项直接与湿地相关。1987年美国环境保护署(EPA)召开的“国家湿地政策论坛”,更是提出了“零净损失”政策,也就是将 “总面积不减少”作为湿地保护的重要目标。

根据“零净损失”的理念,如果有人提议填塞一块湿地,或者将湿地的水排掉,他必须承诺对这片湿地进行修复,或者在附近再造一片面积相同或功能更大的湿地。

“谁开发谁修复,谁破坏谁补偿”——看上去,只要这样做,湿地面积就能有增无减。之后数十年间,以“总面积不减少”为准绳的湿地管理方法不断发展,“零净损失”也成为许多国家共同认可的湿地保护目标。

然而,近日发表的这篇论文却指出,这种一增一减相互抵消的简单算法,忽略了湿地变化的复杂性。而我们有必要搞清楚,被摧毁的是哪些湿地,新造出的又是什么样的湿地。

人造湿地无法代替原始湿地

在全国生态系统评估成果的基础上,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通过遥感影像与地面调查相结合的方式,分析了2000年至2015年全国河流、湖泊水库、沼泽等湿地生态系统的变化趋势与主要驱动因素。

结果显示,在这十几年间,全国新增湿地2.76万平方公里,同时丧失湿地 2.61万平方公里。从总面积来看,湿地净增加了0.15万平方公里,全国湿地丧失的趋势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遏制。

其中,新增湿地主要分布在我国青藏高原和西南地区,湿地流失则主要出现在我国东北、华北平原、长江中下游地区,以及东部沿海地区。

但研究人员意识到,在“小赚不赔”的总账目背后,中国的天然湿地,如沼泽、滩涂等,十几年里减少了7562平方公里。

“原始湿地的功能是无法轻易由人造湿地替代的。”欧阳志云告诉《中国科学报》,我国东北、东部沿海地区的天然湿地是东亚—澳大利亚候鸟迁徙路线的主要停歇地与觅食地,这些区域大面积的湿地丧失可能影响候鸟迁徙的安全。而大坝修建,虽然会增加一些水库、湖泊等开放水面面积,但有可能淹没原有珍稀濒危物种的栖息地,同时大坝的修建也切断了江豚、鱼类等水生动物的洄游通道,进而威胁这些水生动物的长期生存。

一项2014年发表在《 Research Communications》的研究就指出,随着黄海沿岸的滩涂流失,潮间带生态系统丧失及其对沿海生物多样性的影响已经日趋明显。而大滨鹬和大杓鹬等迁徙过程中完全依赖黄海滩涂的候鸟则数量下降显著,被列为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全球濒危物种。

“总体来看,各种保护措施带来的湿地面积增加,并不能抵消人为造成的湿地损失。”论文第一作者、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徐卫华对《中国科学报》说。

守护珍贵的生态宝藏

欧阳志云指出,湿地的变化是生态保护、粮食安全要求、气候变化等多种自然社会因素综合带来的结果。

新增湿地中,退耕还湖、湿地自然保护区建设等生态保护恢复工程的贡献占24.5%;三峡水库等水电工程致使水面面积增加,其贡献占20.8%。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受气候变化影响,青藏高原地区的冰川和常年积雪消融退缩,导致的河流湖泊水面扩张,占新增湿地面积的23.6%。但这种增加是不可持续的,也未必是有利的。

丧失的湿地中,有47.7%是由于农田开垦导致。近十多年来,为确保粮食安全,东北平原大面积的沼泽湿地被开垦为农田;另外,城镇开发建设侵占的湿地则占缩减面积的13.8%。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